bokee.net

律师博客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案例119(第41-第50)-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法律实务

 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案例119(第41-第50)-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法律实务

王文杰律师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因管理不善拖延火灾扑救致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案例41

陈某某诉物业公司管理不善拖延火灾扑救致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

【江苏高院案例裁判摘要】

依据相关法规及物业服务合同的约定,物业公司应履行对住宅小区的包括消防设施在内的公共设施维护保养的义务,并建立消防组织防范火灾发生。业主因自己过失致使火灾发生,其对火灾损失应承担主要责任。火灾发生时,消防设施无水,物业公司工作人员未能采取有效的灭火措施,物业公司对此存在过错,应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摘自《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报》2012年第2期总第20辑法律出版社2012年7月第1版

原告叶某某与被告陈某某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案例42

湖南省南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09)南法民一初字第84号

原告叶某某,男,1960年7月12日出生,汉族,南县信用社工作人员,住南县南洲镇。

被告陈某某,男,1972年10月28日出生,汉族,个体经营户,现住南县南洲镇。

原告叶某某与被告陈某某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适用简易程序,由审判员金利纯独任审判,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本案原、被告及其诉讼代理人均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叶某某诉称,2008年1月,被告租住原告座落在南洲镇南华北路县信用社家属楼二楼有使用权的房屋一套,由于被告不慎于2009年2月2日下午5时许,租住房屋起火,后经县消防大队出警抢救,经初步勘查,烧坏门、窗、空调等家用设施一批,墙、吊顶、地面砖被损,此后经原、被告商议赔偿后经司法调解未果,请求依法判令被告恢复租住房屋被损财产的原状或赔偿28 000元损失。

被告陈某某辩称,原告的出租房屋已陈旧,预埋电线线路老化,家用电压达250伏以上是造成起火的原因,不是由于被告的不慎引起,现被告的财产亦损失11 000元,且给付一年的房租2580元,水电押金400元,却没有房屋居住,请求判令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原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租赁合同一份,证明被告租赁了原告有使用权的房屋;

2、南县信用社的证明一份,证明原告所出租的房屋权属信用社所有,原告有使用权;

3、南县消防大队的证明,证明2009年2月2日下午5时被告租赁住房发生火灾情况;

4、叶某某家被烧坏、损坏财产的材料及工资明细表,证明原告遭损失的财产明细及价值,共计28 000元;

5、购防资门收据,证明原告所购买防盗门的价值;

6、电器发票,证明被烧坏电器的价值;

7、南县公证处出具的公证书,证明被烧坏财产的现场情况。

被告对上列证据发表了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7没有异议;对证据2认为该证明应在落款处签署出其证明人的人名;该证据内容证明原告不是出租房的所有人,原告不够主体资格;对证据3南县消防大队的证明,认为该证据只证明了火灾发生的时间、地点,没有证明火灾发生的原因,不能认为其被告不慎造成的;对证据4认为赔偿的明细是原告自己提交的且与鉴定结果不一致,不能作为赔偿的标准;对证据5、6,这此发票和收据不能作为赔偿的依据。

本庭对原告所举证据1、2、3、7,予以认可。证据4、5、6为原告财产损失大小之诉讼主张,应与烧毁财物价格鉴定书结合认证。

被告就其主张向本院提交了下列证据:

1、陈某某的户籍登记册复印件一份,证明其诉讼主体资格;

2、《租赁合同》一份,证明原、被告租赁关系,被告给付了原告租金和押金;

3、相关案件判例,证明起火原因不明的损害赔偿应以公平原则判决分担损失。

原告对被告所举证据发表了以下质证意见:对证据1、2无异议,对证据3认为被告所举案例与本案无关联性,案例上的事实与本案事实不同,不能以此为依据处理本案。

本庭对被告提供的证据1、2予以认可,对证据3两个同类案件中的判例,仅可作为参考,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经审理查明,原、被告于2009年1月6日签订门面租赁合同,原告将自己有使用权的房屋及门面(南洲镇南华北路县信用社门面及家属楼二楼)出租给被告经营、居住,合同的租期一年,被告向原告交付房租2580元及水电押金400元,原告向被告交付了房屋的使用权。2009年2月2日(农历正月初八)下午5时许被告租住的家属楼二楼起火,经南县消防大队出警抢救扑灭,但未作出起火原因鉴定或说明。原告认为,共烧毁门窗、空调等家用设施,房屋墙壁、吊顶、地面财产损失约28 000元,后双方就损失赔偿进行协商未果,原告诉至本院,请求被告赔偿损失。审理中就原告的财产损失经本院主持,原、被告协议委托南县价格认证中心,对损失价格作出鉴定结论书,认定损失价格为人民币10 940元,鉴定费500元。本案诉讼中,经本院主持调解,双方就损失负担的数额及付款日期未达成协议。

本院认为,原、被告在租赁关系期间,由于不明原因,租赁标的物遭受火灾,造成财产损失,双方在诉讼中均未提供有效证据证明对方有过错,对本案的处理不适用过错原则。在责任不明,双方都有损失的情况下,且着火灾在租赁房屋内应适用公平原则处理为妥。鉴于被告对自己的损失未提供足够依据,对原告过错未提出证据,对被告要求原告按过错责任原则承担损失的请求不予支持。对本案的损失大小只能依据价格鉴定结论书为标准认定,该损失由双方按公平原则合理分担。为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二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原告叶某某因火灾遭受财产损失10 940元,花去鉴定费500元,共计11 440元。由被告陈某某分担原告叶某某火灾损失11 440元的百分之五十,即5720元。限判决生效后10日内一次付清。其余损失原告自理。

本案案件受理费500元,由被告陈某某负担250元,由原告叶某某负担250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湖南省益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原告陈志彪诉被告朱大兴海上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案【案例43

上海海事法院 (2009)沪海法海初字第15号

原告陈志彪,×民族,

被告朱大兴,×民族,

原告陈志彪与被告朱大兴海上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09年4月9日向本院起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09年6月9日、8月25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陈志彪参加了第二次庭审,原告委托代理人陈慧林,被告朱大兴均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诉称,2009年1月26日,被告所有的“苏大渔13178”轮停泊在大丰市王港闸闸口时发生火灾,大火殃及了停靠在该轮旁边的原告所有的“苏大渔13121”轮,烧毁了原告渔船的部分船体及船上用具。2009年2月9日,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作出了火灾原因认定书,认定火灾起火部位位于“苏大渔13178”轮的船头。此次火灾造成原告财产损失计人民币64,000元。据此,原告请求判令被告赔偿上述损失,并承担诉讼费用。

被告在法定期间未作答辩,但其当庭辨称,被告确实在船头烧香,但原告船烧的部位不对,被告船上着火烧不到原告的船。

原告为支持其诉请,向本院提供了如下证据材料:

1、大丰市公安局出具的火灾原因认定书,以证明被告的渔船发生火灾,烧毁了紧靠在其旁边的原告的渔船;

2、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的证明,以证明原告渔船损失物品的情况;

3、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出具的修理清单,以证明原告渔船的修复费用为人民币38,781.50元;

4、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出具的大顶木和开绳子的价格清单,以证明原告渔船上大顶木和开绳子的价格为人民币2611.20元和300元;

5、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的营业执照,以证明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的资质;

6、收据和发票,以证明原告渔船上的大锚缆、绿当家绳、家伙绳和链铛的价格共计为人民币6,000元;

7、2009年江苏省职工平均工资标准统计数据,以证明原告渔船停运期间损失的计算依据;

8、“苏大渔13121”轮船舶证书,以证明原告为该轮的船舶所有人。

被告综合质证认为,火灾原因不明,消防大队的火灾原因认定书没有写明火灾原因,不予认可。原告损失的费用没有那么多,渔船上的用具费用也不高,而且已经使用了3年,原告应将原始发票向法院提供。另外原告的渔船本来就要修了。

被告未向本院提供证据。

本院调查的证据材料:

1、由原、被告签字确认的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火灾原因认定书,认定火灾起火部位位于“苏大渔13178”轮的船头;

2、由原告签字确认的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火灾损失核定书,核定“苏大渔13121”轮的直接财产损失为人民币18,163元;

3、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火灾现场勘验笔录,记录了“苏大渔13178”轮和“苏大渔13121”轮火灾后的情况;

4、火灾直接财产损失申报表,系原告向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申报其渔船的直接损失计人民币38,016.50元;

5、原告向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提供的“苏大渔13121”轮维修预算,预算费用为人民币29,516.50元。

原告认为,对本院调查的证据1、3、4没有异议;对证据2消防大队核定的损失已经说明不作为赔偿的依据,仅仅是统计数据;对证据5认为“苏大渔13121”轮的维修预算没有包括材料和其他费用。

被告认为,对本院调查的证据1没有异议;对证据2和3认为火灾发生时消防大队不在现场,只是问了情况而作出的结论;对证据4和5认为是原告自己说的,与被告无关。

本院认证认为,原告提供的证据1系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作出的火灾原因认定书,与本院调查的证据材料一致,能够证明火灾的起火部位,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2系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证明原告渔船物品的损失,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3、4与本院调查的证据材料不一致,不能证明原告渔船的修理费用,不予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5系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的营业执照,本院确认该厂的经营资质;原告提供的证据6购货收据和发票,与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的证明一致,予以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7不符合《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中关于渔船船期损失计算的规定,不予确认;原告提供的证据8被告没有异议,能够证明原告系“苏大渔13121”轮的船舶所有人,予以确认。本院调查的证据材料系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在火灾发生后勘验和调查的材料,能够证明火灾的起火部位及原告渔船的损失情况,予以确认。

根据庭审中双方的举证质证意见和本院的认证,结合本院调查的证据材料及庭审调查,查明事实如下:

2009年1月26日,原告所有的“苏大渔13121”轮和被告所有的“苏大渔13178”轮并排停靠在大丰市王港闸闸口,船头均朝北,“苏大渔13121”轮在“苏大渔13178”轮的右边即东边。同日0247时许,两船发生火灾。根据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出具的火灾原因认定书,确认起火部位位于“苏大渔13178”轮的船头。“苏大渔13178”轮为铁质船,“苏大渔13121”轮为木质船。根据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现场勘验,“苏大渔13121”轮船头内侧烧毁比较严重,船头船舱内没有烧毁,“苏大渔13121”轮与“苏大渔13178”轮相连接的缆绳完全被烧毁。“苏大渔13178”轮前端中部有烧香的痕迹。根据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2009年3月1日出具的火灾损失核定书核定,“苏大渔13121”轮船体损失为人民币14,243元,捕捞用具损失3,920元,直接财产损失合计为人民币18,163元。该核定书注明“如不服本核定,可在收到《火灾损失核定书》之日起十五日内,向盐城市公安消防支队申请重新核定”,同时还注明“本损失核定作为公安消防机构火灾损失统计的依据,不直接作为当事人之间民事赔偿和保险理赔的依据”。原告在该核定书上签字确认,未申请重新核定。

另查明,原、被告于2009年1月25日下午均在各自的船上烧香,原告于下午4时许香火熄灭后离开,被告在香火还未熄灭时就离开了,至晚上11时许,被告再次来到船上,发现还有45-50厘米的香还未燃完,被告再次离开。期间双方均无人员在船上值班。原、被告确认,事故发生当时,风向为西北风,风力不大。

“苏大渔13121”轮系原告购买,根据该轮船舶证书记载,原告取得该轮所有权的日期为1998年7月25日,持有渔业捕捞许可证且在有效期内。根据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出具的证明显示,该轮于2006年8月在该厂进行了大修。根据原告提供的盐城市江南商店开具的收据显示,原告购买捕捞用具的费用为人民币6,000元。根据本院向东台市新曹船舶修造厂调查的“苏大渔13121”轮修理帐单显示,该轮修理费用为人民币18,032元。

本院认为,本案为船舶失火造成他人财产损害的侵权纠纷。本案主要争议焦点为起火原因是否是被告船舶失火引起、原告的诉讼请求是否合理。

根据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出具的火灾原因认定书,确认起火部位位于“苏大渔13178”轮的船头。虽然被告认为起火部位不是起火原因,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未认定起火的原因。但根据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的现场勘验,“苏大渔13178”轮前端中部有烧香的痕迹,而被告在离开其船舶时香火并未熄灭,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认定起火点位于“苏大渔13178”轮的船头,符合客观实际,可以认定“苏大渔13178”轮先引发了火灾。如果被告认为有其他原因引起火灾,应向本院提供证据加以证明,但被告未能举证。由于“苏大渔13178”轮失火,受当时西北风的影响,大火殃及了停靠于“苏大渔13178”轮东侧的原告所有的“苏大渔13121”轮,造成了“苏大渔13121”轮的损害,被告对此应承担赔偿责任。

根据庭审查明的事实,事故发生当时,原、被告船舶均无人值班。一艘适航的船舶,无论是渔船或者货船,也无论是在航或者锚泊或者停泊,均应有人值班。由于“苏大渔13121”轮无人值班,造成了损失的扩大,原告也应承担一定的责任。根据原、被告双方的过错程度,本院认为原告应承担20%的责任,被告应承担80%的责任。

根据原告确认的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出具的火灾损失核定书认定,此次火灾造成原告的直接损失为人民币18,163元,虽然原告提供了船舶修理的预算单,但根据本院的调查,“苏大渔13121”轮的实际修理费为人民币18,032元,与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核定的损失基本相符,原告认为“苏大渔13121”轮的修理费为人民币38,781.50元的诉讼请求,不予采纳。本院确认“苏大渔13121”轮的实际修理费为人民币18,032元。原告购买捕捞用具的费用由商店出具的收据和发票证明,其购买的捕捞用具与大丰市公安消防大队核定的项目一致,对此予以支持。

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的有关规定,渔船渔汛损失,应以该渔船前三年的同期渔汛平均净收益计算,或者以本年内同期同类渔船的平均净收益计算,原告请求按江苏省2009年职工平均工资计算其渔汛损失,不符合相关规定,不予采纳。但原告船舶损坏确需修理,原告主张的修理期间未超过上述《规定》的期限,本院综合考虑原告渔船的基本情况及市场情况,酌情认定原告的渔汛损失为人民币3,000元。综上,原告总共损失为:船舶修理费人民币18,032元;捕捞用具损失6,000元;渔汛损失3,000元,共计人民币27,032元。

根据本院确定的双方责任比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船舶碰撞和触碰案件财产损害赔偿的规定》第十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朱大兴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向原告陈志彪赔偿人民币21,625.60元;

二、对原告陈志彪的其他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如果被告朱大兴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的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本案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400元,原告陈志彪承担926.94元,被告朱大兴承担473.06元;诉前保全申请费人民币720元,原告陈志彪承担144元,被告朱大兴承担576元。被告朱大兴应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七日内向本院缴纳完毕。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人数提供副本,上诉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郭年春与尹跃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上诉案【案例44

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1)株中法民一终字第148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郭年春。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尹跃康。

上诉人郭年春因与被上诉人尹跃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攸县人民法院(2010)攸法民一初字第86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于2011年9月29日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上诉人郭年春及委托代理人刘仕荣、被上诉人尹跃康及委托代理人蔡子飞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判决查明,原告尹跃康于2001年依法取得了座落于攸县城关镇工业路原湖南省214地质勘探队的一栋仓库的所有权。该仓库共15空,建筑总面积为921.04平方米,于1986年建成,为东西向坐南朝北的单层砖木结构,屋顶为木制人字木梁瓦屋顶。原告自己使用了由东住西的东边5空,用于存放化肥、农药等农资产品。2009年9月15日,原告与攸县步步高商业连锁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临时租赁协议”,将由东往西的中间5空仓库(208平方米)租赁给该公司用于存放电器商品,年租金为34923.53元,租赁期限为2009年9月15日到2010年9月14日。2007年12月18日,原告还与被告签订了“租仓库协议”,被告租用原告的房屋用于床垫面料加工,租赁期限为2008年元月1日起至2013年元月1日止,其中2010年的租金为27500元。

2009年11月4日8时20分,原告租赁给被告的仓库内突然起火并迅速蔓延,经攸县公安局消防大队派员并由茶陵县消防中队增援将火扑灭。攸县公安局消防大队于2009年11月23日作出攸公消火认字[2009]第0001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点位于床垫面料加工厂东南角,据地面4米,距东墙0.5米,距南墙1米处,火灾原因不明。”被告郭年春不服,向株洲市公安消防支队申请复核认定。2009年12月31日,株洲市公安消防支队以株公消火复字[2009]第001号火灾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书作出复核结论:“攸县城关镇‘11.4’火灾事故认定火灾事故起火点主要事实不清、证据不确实充分,责令攸县公安局消防大队重新作出火灾事故认定。”攸县公安消防大队于2010年1月18日分别作出攸公消火复字[2010]第001号火灾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书和攸公消火认字[2010]第001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现查明起火点位于床垫面料加工厂东南角,火灾原因不明”。被告认为攸县公安消防大队作出的火灾事故认定复核结论书的具体行政行为违法而提起了行政诉讼请求撤销该认定结论书,后被告撤诉。原告就因火灾造成其损失而多次找被告要求赔偿未果,故原告诉至法院。在本案审理中,原告表示自愿在法院核定的财产损失总额的基础上放弃15%的赔偿额。

该院认为:本案系因火灾造成的财产损害赔偿纠纷。本案争议的焦点为:(一)被告郭年春对原告因火灾造成的损失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二)原告财产损失的确定。现分析如下:一、被告郭年春对原告因火灾造成的损失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被告租赁原告的房屋从事床垫面料加工,在租赁期内发生火灾,造成原告存放在仓库内的商品及整栋仓库损毁。攸县公安局消防大队对本次火灾的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点位于床垫面料加工厂东南角,起火原因不明”。被告主张起火点不在其床垫面料加工厂,但未提供足以推翻上述认定书的证据。故,被告的该主张不予采纳。火灾原因不明,则不排除是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或者是不可抗力如雷电所致,这些情形应当由占有使用该仓库的被告予以证明。被告在诉讼中未能举证证明本次火灾是第三人的行为造成或不可抗力所致,且也不存在本人的过失,因此,可以认定被告对承租的仓库有疏于管理和防范的过失,对自己租用的房屋未尽消防管理职责,对火灾的发生具有过错,构成对原告财产的侵害,应当承担全部的赔偿责任。被告认为自己没有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的理由不成立,不予采纳。(二)关于原告财产损失的确定问题。经过审查核定,原告因本次火灾造成房屋损失164000元,肥料农药损失74192元。另外,火灾现场清理、搬运等费用10835元系已实际发生的损失,鉴定费3000元系因房屋损失鉴定所发生的费用。原、被告签订的租赁合同,租赁期限系2008年元月1日至2013年元月1日,2010年的租金为27500元;原告与攸县步步高商业连锁有限责任公司签订的租赁协议的租赁期限为2009年9月15日至2010年9月14日,故原告未收到在合同期内的租金应为34925.53-(34925.53÷12)×2=29103元。原告租金收入损失合计为27500+29103=56603元。原告的该租金虽系因合同产生的可得利益损失,但该合同的不能履行系因租赁房屋被火灾损毁造成的,属原告的损失范围。故原告因本次事故造成的损失经核定为:农药化肥损失74192元、房屋损失164000元、鉴定费3000元、火灾现场清理、搬运等费用10835元、租赁损失56603元,合计308630元。

综上所述,原告要求被告赔偿上述财产损失的诉讼请求,应予以支持。在本案审理中,原告表示自愿在法院核定的财产损失总额的基础上放弃15%的赔偿额系原告的真实意思表示,应予以确认。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第.。。。。

原告戴元宝为与被告李忠进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案例45

审理机构: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

文书字号:(2014)温永民初字第31?号文书类型:民事判决书

审结日期:2014-07-29审理程序:一审

浙江省永嘉县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2014)温永民初字第31?号

原告:戴元宝,农民。

被告:李忠进,农民。

委托代理人(特别授权):戴智晓。

原告戴元宝为与被告李忠进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于2014年5月28日向本院起诉,本院于同日受理后,依法由审判员汪德汪适用简易程序,于2014年6月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戴元宝、被告李忠进的委托代理人戴智晓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戴元宝诉称:被告李忠进与周爱菊丈夫(已亡故)系好朋友。2011年3月29日中午,被告与周爱菊一起去永嘉县岩坦镇前山村“石坑坟凹”周爱菊丈夫坟墓处,祭奠周爱菊的亡夫。被告与周爱菊在上坟期间点了蜡烛、香,烧了冥币,燃放了鞭炮。由于该坟墓周边植被茂盛,极易引起火灾,而被告与周爱菊在未确认蜡烛、香、冥币、鞭炮是否已完全熄灭的情况下就下山离开,以致被告与周爱菊下山后不久,遗留的未熄灭的火种引发森林火灾。火灾烧毁了属于前山村、北山村的1139亩林地、荒地431亩,过火面积1570亩。原告所有的7.41亩山林被烧得精光,所栽种的板栗树、柿子树、杨梅树、杉树及松树被烧得干干净净。依照(2011)温永刑初字第975号刑事判决书认定,被烧毁的林地1139亩,林木损失价值227860元,平均每亩林地损失价值200元,依此,原告的经济损失为1482元。由于被告与周爱菊上坟祭祀时,未做好安全防护措施,引发森林火灾,被告应对此次森林火灾负直接责任,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被告赔偿原告财产损失1482元;本案诉讼费由被告负担。

为证明诉称的事实,原告在举证期限内向本院提供了下列证据:

1、身份证,以证明原告的身份及主体资格;

2、公民基本身份证明,以证明被告的身份及主体资格;

3、北山村民委会证明、北山村山林火灾各户清单及现场照片,以证明原告所在村共有600多亩山林被烧毁的事实;

4、林权证,以证明被烧毁的林地属于原告所有的事实;

5、永林案鉴字(2011)035号鉴定书,以证明被烧毁的林木价值为227860元;

6、(2011)温永刑初字第975号刑事判决书、(2012)浙温刑终字第169号刑事裁定书,以证明原告所有的林地被被告引发的森林火灾烧毁的事实。

被告李忠进辩称:一、原告的诉讼请求已超过诉讼时效。本案的诉讼时效应从2011年3月29日火灾发生时起算,而原告于2014年5月才提起诉讼,即使火灾发生时,原告不知由谁引发,但被告于2011年6月27日被刑事拘留,对此村里人都……(本文书还有2197字未显示)

酒泉宏达物资有限公司与李桂芳、李怀兴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案例46

甘肃省酒泉市中级人民法院民 事 判 决 书

(2014)酒民一终字第8号

上诉人(原审原告)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桂芳,女,住酒泉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段智,男,住酒泉市。

被上诉人(原审被告)李怀兴,男,住金塔县。

上诉人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因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不服酒泉市肃州区人民法院(2013)酒肃银初字第85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双方当事人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查明,2013年2月3日5时25分许,位于酒泉市肃州区酒嘉公路11公里处北侧扫把厂及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场地内发生火灾,烧毁原告公司部分彩钢板房、塑料门窗、模具、生产加工机器及被告李怀兴扫把成品及半成品、电线等。经酒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肃州区大队肃公消火认字[2013]第0006号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此次火灾起火部位位于酒泉市肃州区酒嘉公路11公里处北侧扫把厂南侧入口西墙烟囱下方,起火原因排除电气线路故障,不排除外来火源引起火灾。审理中,被告李怀兴提出反诉,要求原告赔偿其因火灾遭受的损失311200元,后又申请撤回其反诉请求。

原审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是否由被告引起此次火灾事故。根据酒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肃州区大队作出的火灾事故认定书,无法认定此次火灾是由被告引起的,原告亦无其他证据证实其主张。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判决:驳回原告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652元,减半收取2326元,由原告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承担。

宣判后,原告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不服,提起上诉称:火灾事故认定书认定起火部位在被上诉人烟囱下方,且着火时被上诉人房里住着人,周围又没有火源,足以证明火是被上诉人引燃的。三被上诉人无任何经营执照,属于违法经营,将易燃物堆放于上诉人的地界,引火烧毁他人财物,应当赔偿上诉人的损失。即使无法查明是谁引燃的火,因被上诉人的草着火后烧毁了上诉人的财物,三被上诉人也应给予补偿。请求二审法院撤销原判,公正裁决。

被上诉人李桂芳、段智、李怀兴答辩称:根据火灾事故认定书证实,此次火灾起火部位在被上诉人经营的扫把厂南侧入口西墙烟囱下方,该烟囱属于上诉人宏达公司的烟囱,故上诉人主张火是由被上诉人引燃的明显与事实不符。被上诉人是否办理营业执照与此次火灾并无必然的因果关系,且被上诉人也从未将芨芨草堆放到上诉人的地界。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上诉人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经审理查明:二审查明的事实与一审认定无误,有双方当事人陈述、火灾事故认定书、公证书等证据,经一、二审质证为证。

本院认为,2013年2月3日,位于酒泉市肃州区酒嘉公路11公里处北侧扫把厂及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场地内发生火灾,经酒泉市公安局消防支队肃州区大队认定,此次火灾起火部位位于酒泉市肃州区酒嘉公路11公里处北侧扫把厂南侧入口西墙烟囱下方,起火原因排除电气线路故障,不排除外来火源引起火灾。经本院实地勘验,从酒嘉公路11公路处北侧,即扫把厂南侧入口进入火灾现场的通道位置来看,西墙烟囱部位即在上诉人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的院墙上,因此起火部位应当在上诉人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的院墙烟囱下方。上诉人也再未提供其他证据证实火是有被上诉人引燃,因此,上诉人要求被上诉人赔偿其因火灾造成财产损失的诉讼请求依法不予支持。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一)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案件受理费4647元,由上诉人酒泉市宏达物资有限公司负担。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二〇一四年一月二十四日

出租屋发生火灾 房东索赔状告租客【案例47

法院认定房东租客都有过错,判双方相互赔偿

日报讯 小榄镇东区大街某出租屋一场大火,烧出了一宗财产损害赔偿纠纷。火灾过后,房东鲁先生清点物品发现损失15万,重新装修花费了近22万,他把租客告上法庭,索要总计37万余元的赔偿。租客周女士则提出反诉,称是鲁先生的老房子电线短路引发火灾,应给租客作出赔偿。

记者昨日了解到,市第二法院已就这宗民事纠纷作出一审判决,房东租客均在事故中有过错,租客周女士需赔偿房东15万余元,房东鲁先生需赔偿周女士6800余元。目前,这起民事判决结果已生效。

出租屋火灾,房东告租客索赔近40万

周女士在2007年租下了鲁先生位于小榄镇龙山路地段两间商铺,用于经营餐饮。两年后,周女士又向鲁先生提出租用他小榄镇东区大街的一处房屋作为员工宿舍。双方口头约定出租屋每月租金为1500元,与商铺租金一起交付。

  2012年1月30日傍晚,鲁先生的出租屋发生火灾,过火面积为150平方米。室内装修、生活用品、电器及床架等发生损毁,所幸的是并没有人员伤亡。消防部门作出事故认定,起火原因不明。

此外,出租屋房间墙壁和天花使用的都是可燃装饰材料,床上用品等可燃生活用品多,从而导致了火灾迅速蔓延和扩大。消防部门对火灾造成的损失进行了统计,其中鲁先生的损失为144400元;周女士的损失为9922元。

2013年11月28日,鲁先生找装修公司花了近22万元才修好了房子,加上其他损失,这次火灾损失共计近40万。鲁先生向周女士索赔遭到拒绝,于是他在去年年底向市第二法院提起诉讼。

租客提出反诉,要房东赔偿5万余元

周女士在法庭上提出了反诉。她称,鲁先生在将房子出租之前已经住了16年多,而且天花板、间隔等装修了可燃的夹板,不合格的电线全部藏在天花和间隔夹板里面,这严重违反出租房屋消防安全规定。

周女士租下房子后,只是在屋内增设了13张住宿铁床架及一批住宿生活用品。直到发生大火前,周女士也没有安装新的电线盒和不安全的电器,更没有将房屋的线路和装修改动。所以,出租屋的装修和电线安装都是鲁先生此前留下的。

火灾发生后,周女士临时安排所有员工到宾馆住宿,并购买了员工的日用品、服装等,为此花费了7223.3元。而大火烧毁了员工自带的生活用品等,损失4.5万元。两项损失合计52223.3元。

周女士认为,根据中山市小榄镇出租屋管理办法中“谁出租,谁负责,谁管理”的原则,鲁先生在治安消防安全方面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和义务。《中山市出租屋综合管理责任书》规定了出租房内不采用可燃材料作间隔,不存放易燃、易爆的物品,而这次失火的责任明显在于鲁先生的房屋有隐患且线路老化,她请求法院判令鲁先生赔偿5万余元,双方解除租约。

法院认定双方都有错,应做出相应赔偿

市第二法院查明,涉案的出租屋配备了灭火器、消防栓等消防设备,因此房屋在出租过程中已符合基本的消防安全要求。

我国合同法规定,承租人应当妥善保管租赁物,因保管不善造成租赁物损毁、灭失的,应当承担损害赔偿责任。周女士作为承租人,理应合理、妥善使用、保管好出租房屋。如今,消防部门认定火灾原因不明,而周女士对此没有申请复核。在没有其他证据证明火灾原因的情况下,周女士作为房屋的实际使用者及维护人,应承担起对出租房屋的妥善保管责任。

而鲁先生的房屋墙面及天花装修使用了大量的可燃性夹板,这是构成火灾事故损失扩大的重要因素,鲁先生也因此需承担责任。法院结合双方的过失,判令周女士担责60%,鲁先生担责40%。

这次火灾事故中,鲁先生直接损失和重新装修的花费,经法院最终认定为25万余元,担责六成的周女士应赔偿153743.48元。周女士在事故中室内设备损失 9922 元及火灾后的生活支出7286.3元,担责四成的鲁先生应赔偿6883.3元。目前,这起财产损害赔偿纠纷的判决已生效。

《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法律实务》

本书是王文杰律师通过代理,深入研究几十起诉讼实务案件的基础上,认识到在处理建筑火灾事故相关立法,执法和民事赔偿方面都存在一定问题,并对这些问题进行梳理和概括,内容包括建筑火灾基础业务知识和建筑火灾事故的相关典型案例及存在的问题,以案例和评析的形式呈现给读者,内容丰富,全面,材料真实。本书也希望有关部门能够系统了解火灾事故民事赔偿领域存在的问题,唤起社会各界法律人士对该领域的重视。该书作为律师实务书,作者将自身办案的经验与广大读者进行分享,尤其是对同行业律师,建筑企业法务,法官等具有很强的实务参考性。

书名

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法律实务

出版社

法律出版社

页数

405页

开本

16

品牌

中国法律出版社

作者

王文杰

出版日期

2013年11月1日

语种

简体中文

ISBN

7511855865

内容简介

《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法律实务》是“建设工程法律实务丛书”之一,对建设工程中火灾事故的民事赔偿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内容丰富全面,包括理论研究和案例研究,并列举相关该方面的实际案例,对于火灾事故中的民事赔偿问题案件的处理进行了认真的分析。

作者简介

河北高阳县人,现就职于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建设工程专业律师、上市公司独立董事、投资建设项目管理师、高级工程师、海南仲裁委员会仲裁员、马鞍山仲裁委员会仲裁员、北京律协建设工程法律专业委员会委员、副秘书长,北京市朝阳区律协权益保障委员会委员。具备工程造价和工程法律专业背景,曾在河北唐山钢铁集团公司从事工程管理工作。

一直专门从事建设工程领域里的法律服务,可以就工程招投标、合同谈判与签订、工程管理、变更估价、签证与索赔、工程结算、纠纷调解及处理、仲裁与诉讼等不同阶段提供专业、深入、全面的法律服务,对BT、BOT项目、EPC合同有丰富的实践操作经验。担任过五十多个工程建设投资项目的法律顾问,代理过工程纠纷案件(包括诉讼和仲裁)合计二百多起;审查招投标文件、帮助施工企业审查签订施工合同(标的额五千万以上的)一百多份;为十多个BT、BOT项目的融资、建设、回购、经营提供阶段性或全过程法律服务。多次参与咨询、授课或者受邀参加各种形式的工程专业疑难法律问题研讨会。

代理过建筑火灾事故案件五十多起。参与相关立法和课题研究等活动,并结合所做实务,在各种专业报刊杂志上发表专业论文一百多篇。2012年7月1日在法律出版社出版《建设工程法律实务操作及疑难问题深度剖析》。

2图书目录

第一章 建筑火灾基础业务知识

一、总则

二、火灾相关知识

(一)关于火、火灾

(二)物质燃烧的三要素及其相互作用

(三)灭火的几种基本方法

(四)火灾的主要分类及等级划分,分类和等级划分的意义

(五)建筑物火灾形成及发展过程

(六)何谓火灾荷载?其对建筑火灾有何影响?

(七)重大火灾隐患

(八)高层建筑特点

(九)高层建筑火灾特点

(十)电气火灾

(十一)电气线路火灾中铜导线一次短路与二次短路的显微组织特征

(十二)建筑物的耐火等级的划分基准和依据

(十三)火灾危险性分类

(十四)耐火极限

(十五)燃烧性能定义及等级划分

(十六)消防通道及我国《消防法》中关于消防通道的规定

(十七)我国《消防法》及相关技术规范对消防通道要求

(十八)火灾预防

(十九)防火隔离带

(二十)防火封堵

(二十一)消防体系

(二十二)防火分区

(二十三)防火间距

(二十四)建筑消防的种类、建筑物的消防等级分类

(二十五)何谓火灾成因?何谓起火原因?何谓灾害成因?

(二十六)火灾事故调查的总体要求

(二十七)火灾事故调查赶赴现场与初期调查的具体要求

(二十八)火灾事故调查程序

(二十九)消防安全违法行为名称规范

(三十)火灾现场勘验步骤

(三十一)火灾事故调查的管辖权

(三十二)火灾现场勘验记录程序

(三十三)火灾事故调查询问工作要求

(三十四)火灾现场实验

(三十五)火灾现场痕迹、物品的提取和委托鉴定

(三十六)火灾现场尸体检验和人身伤害医学鉴定

(三十七)按照一般程序调查的火灾原因认定,包括哪些内容?

(三十八)消防机构如何确定保护的范围和时间?

(三十九)电气火灾技术鉴定方法

(四十)短路熔痕和火烧熔痕的区别

(四十一)火灾事故认定和处理中应注意的问题

(四十二)建设工程消防设计备案与消防设计审核的区别

(四十三)《消防法》意义上的电器产品

(四十四)我国《消防法》对消防设施、器材,疏散通道、安全出口、消防车道人员密集场所的门窗的管理要求

(四十五)我国《消防法》规定的公共消防设施维护管理主体及义务

(四十六)哪些单位为消防安全重点单位?

(四十七)消防设计、施工质量责任主体

(四十八)火灾公众责任保险

(四十九)同一建筑物由两个以上单位管理或使用各方的消防安全责任以及住宅区物业服务企业的消防安全责任

(五十)消防安全检查制度

(五十一)消防安全责任制

(五十二)关于建设工程消防设计审核、消防验收和备案抽查制度

(五十三)大型群众性活动安全许可

(五十四)动火审批及持证上岗制度

(五十五)消防产品市场准入制度

(五十六)消防产品强制性产品认证制度、技术鉴定合格制度和消防产品公告管理制度

(五十七)建筑构件、建筑材料和室内装修、装饰材料的防火性能

(五十八)建筑消防设计审核的主要内容

(五十九)公众聚集场所和人员密集场所的消防安全

(六十)消防安全管理人及消防安全责任人

(六十一)消防产品信息

(六十二)消防器材信息

(六十三)消防设施

(六十四)地方政府的消防规划义务

(六十五)消防登高面

(六十六)电气故障

(六十七)建筑的防火措施

(六十八)建筑防火设计

(六十九)低层民用建筑防火设计

(七十)高层民用建筑防火设计

(七十一)排除法在火灾原因认定中的应用

第二章 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责任

一、问题的提出

二、民事侵权案件的侵权行为及构成要件

(一)一般侵权行为

(二)特殊侵权行为

三、分析问题

(一)火灾事故中的侵权行为是什么?是火本身、火灾本身还是引发起火的行为以及导致火灾蔓延、扩大的行为?

(二)火灾事故侵权的构成要件

四、火灾事故侵权案件的特点描述

(一)侵权责任主体的多数性

(二)归责原则的多元性

(三)多因一果性

(四)因果关系的多层次

(五)民事诉讼与行政诉讼交叉

(六)是人祸,不是天灾,或者既有人祸又有天灾

(七)财产损失举证及鉴定困难

(八)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案件存在的六大难题

(九)合同违约责任与侵权责任的竞合

(十)法官在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案件中的自由裁量权

五、起火原因不明的火灾事故案件处理

六、推行火灾保险制度

七、关于火灾事故调查中应建立回避政策的建议

第三章 建筑火灾事故系列法律问题

一、我国《消防法》只规定了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没有规定民事责任,导致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无法可依

(一)与我国《消防法》有关的刑事处罚

(二)与我国《消防法》有关的行政处罚规定

(三)我国《消防法》没有规定民事责任

第四章 火灾原因认定行为的可诉性实务研究

一、引言

二、研究火灾原因认定行为可诉性的意义

(一)我国《消防法》、《行政诉讼法》及司法解释规定不明确,各地执行不一

(二)没有救济途径

(三)火灾原因认定书与三大法律责任相关联,是定案的关键证据

三、火灾原因认定行为是否可诉

(一)不可诉说

(二)可诉说

第五章 火灾原因认定的证据体系

一、火灾原因认定的法定主管机构及管辖

(一)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公安机关主管,并由本级公安机关消防机构实施

(二)事故调查组

二、火灾事故调查认定结果

三、火灾事故调查程序和火灾原因调查方法及内容

(一)简易程序

(二)一般程序

四、站在行政诉讼的高度收集固定证据

(一)对证据的审查

(二)消防机构证明火灾原因的证据以及认定标准

五、火灾原因认定的逻辑方法

第六章 建筑火灾事故相关行政诉讼典型案例

一、江苏省某公司不服火灾原因重新认定决定案

二、赵某某、刘某某与县公安消防大队火灾事故责任认定案

三、火灾责任认定书无法起诉,消防纠错机制形同虚设?

四、扬州市首起火灾原因认定不服行政诉讼案

五、上诉人广饶县公安消防大队因消防履行职责案

六、陈某某诉消防大队不作火灾原因、事故责任认定及火灾损失核定案

七、农行三亚分行诉三亚市公安消防局案

八、火灾事故调查中的当事人范围

第七章 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典型案例

一、物业堵塞消防通道,发生火灾被判担责

二、封堵不严导致的火灾蔓延成灾事故赔偿案

三、消防管道无水可供,物业公司被判赔偿

四、火灾事故中公估值、价格鉴定、消防统计应以哪个为赔偿标准

五、火灾事故民事赔偿中行使保险代位权的条件

六、高压线短路引发火灾由谁埋单

七、建筑火灾事故侵权导致的保险代位求偿权纠纷案

八、固定证据不及时,诉讼陷入被动

九、出租房屋因火灾被毁房东索赔:是按侵权还是违约

十、燃放烟花导致的火灾事故赔偿再审案件

十一、业主请求恢复消防供水纠纷案

十二、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抗诉再审案

十三、不承担消防行政责任未必不承担民事责任

十四、多因一果造成的损害中应如何确定赔偿责任主体及分担赔偿责任比例

十五、仓库管理人有权代货主起诉吗?

十六、海口佳友酒店诉海南乐普生商厦有限公司等产品责任损害赔偿案

十七、举证不力导致火灾事故财产损害不能完全赔偿纠纷案

十八、市场摊位出租发生火灾导致的赔偿纠纷案

十九、私自搭建简易房出租,发生火灾导致相邻住户损失,如何赔偿?

二十、建筑火灾事故民事赔偿两次抗诉再审案例

二十一、星星之火何以成灾

二十二、施工方违章导致火灾业主方维权提起诉讼

二十三、钱某与珠海市永隆加林饮水机厂产品质量纠纷再审案

二十四、消防义务可否随房屋出租转移给承租方

——如何确定火灾引起的损害赔偿义务主体

第八章 关于电器故障导致火灾事故民事赔偿的案例及其对比

(案例一)媒体报道:起火家毁人亡推定电视原因一审判创维赔偿40万

(案例二)家中消毒柜线路故障引发火灾消费者获赔

(案例三)故障具体内容不清当事人很难服判

第九章 建筑火灾原因不明案件审判实务

一、房屋租赁中火灾原因不明但起火点明确的民事赔偿案例

二、火灾原因不明保险公司是否应承担赔偿责任

三、火灾原因不明适用过错推定原则的案例

四、火灾原因不明家具厂损失谁承担

五、火灾原因不明法院判定不承担责任的案例

六、田甲等因起火原因不明的火灾殃及受损诉起火点房主田丙等赔偿案

七、上诉人A公司与被上诉人B公司财产损害赔偿纠纷一案

第十章 上海“11·15”特大火灾事故民事法律责任探讨

第十一章 特大火灾事故调查报告及特大火灾事故的批复样本

(附件)《湖南省常德市鼎城区桥南大市场“12·21”特大火灾事故调查报告》

 

    王文杰律师  北京大成律师事务所

分享到:

上一篇:《建设工程法律实务操作及疑难问题深度

下一篇:火灾事故民事赔偿案例119(第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