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kee.net

律师博客

最新文章更多

正文 更多文章

一场大火引发连环诉讼“原因不明”火灾事故该如何认定(法制日报)

一场大火引发连环诉讼“原因不明”火灾事故该如何认定
来源:法制日报

     一场大火过后,由于起火“原因不明”,从而引发了连环诉讼,在这场诉讼的拉锯战中,各方人马倾尽所能。

由于火灾属于毁灭性事故,近年来,在形形色色的火灾事故中,火灾原因不明的火灾所占比例正逐年增高。对于一起火灾的责任认定,火灾原因是其最根本的依据。然而,当火灾原因不明时火灾责任如何认定?对目前火灾调查工作和司法审判工作提出了一个新的课题。 

火灾结论“原因不明”

2007 1126日,浙江省武义县华锐工具制造有限公司因经营需要向浙江乔扬实业有限公司承租了坐落于武义县熟溪街道东南工业区的3号厂房。

到了200941,上述厂房发生了严重火灾被烧毁:烧毁建筑面积3622.82平米。浙江省武义县华锐工具制造有限公司的财产损失高达600多万。

火灾发生后,武义县公安局对嫌疑人季新(华锐公司员工)以涉嫌失火罪移送武义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20101021,武义县人民检察院做出了不起诉决定书,认为武义县公安局认定的犯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不符合起诉条件,决定对季新不起诉。

至此,有关部门对此次火灾的结论为“原因不明”,一场连环诉讼就此拉开序幕。

随后,乔扬公司将华锐公司告上法庭,认为其在生产过程中,因管理、使用不当等原因发生火灾,大火除烧毁华锐公司自有财产外,还造成乔扬公司3号厂房严重损毁。据此,乔扬公司要求华锐公司赔偿其经济损失225992.80元(最后法院认定其实际损失为38573.80元)。

由于华锐公司在从乔扬公司承租厂房后,又将厂房转租了第三家公司,因此,在火灾认定“原因不明”之后,事态进一步复杂化。

据了解,20091月,浙江省武义大河电子有限公司向华锐公司租赁了一间仓库堆放电子秤成品,在火灾造成的损毁建筑面积中,大河公司租赁的仓库也在其中,导致大河公司存放的电子秤成品全部烧毁。

于是,大河公司以同样的理由,即管理、使用厂房不当引发火灾为由,也将华锐公司告上法庭,要求其承担火灾损失1590187元。

华锐公司辩称:本案中消防部门的认定是“起火原因不明”,既然起火原因都不明确,你怎么可以指责我管理有过错呢。企业管理是有客体、有范围的,必须明确是我管理范围内的哪一具体客体引发起火或导致火灾蔓延成灾的情况下,才能确定我在管理上是否有过错,否则,是对我方管理客体与管理义务的无限放大。

作为被告的华锐公司根据消防部门的勘验笔录,出租厂房竣工资料发现,浙江乔扬实业有限公司出租的厂房未经过消防验收,屋顶系砖木结构,厂房内外均没有消防设施。这些行为严重违反了国家强制性标准GB50016-2006《建筑设计防火规范》的规定。武义县华锐工具制造有限公司认为浙江乔扬实业有限公司在本次火灾事故中主观上有过错,正是这一过错行为才导致了火灾的蔓延扩大成灾,应当承担本次火灾事故的主要责任,于是委托律师针对浙江乔扬实业有限公司的起诉提起了反诉。

管理不善还是规范不达标

上述两起诉讼于今年四月由武义县人民法院宣判,华锐公司均败诉。华锐公司不服一审判决,上诉至二审法院。今年7月,上述两起案件二审在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

记者在旁听庭审的过程中注意到,两起案件的争议焦点均在于:原因不明的火灾事故民事责任应该如何划分。

华锐公司辩称,首先,乔扬公司出租的厂房(系砖木结构厂房内外均没有消防设施)违反国家强制性标准GB50016-2006《建筑设计防火规范》,才造成了起火初期无水救火的局面,错过了最佳灭火时机。其次,正是由于乔扬公司违反《物业管理合同》的行为,才未能控制住火灾风险,导致火灾的发生;也正是由于“砖木结构不符合耐火等级要求,厂房内外均没有按照强制性规定设置消火栓”这些违反消防法律法规的行为,才导致了火灾蔓延扩大。因此,对于此次火灾事故,乔扬公司存在着重大过错,与财产损失有直接的因果关系。

面对大河公司的诉讼,华锐公司同样辩称,乔扬公司是本案所涉厂房的所有人,对火灾发生存在重大责任,应由其对大河公司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乔扬公司则辩称,在本案中华锐公司的经济损失是其管理不善导致火灾引发,乔扬公司不存在侵权,无须对其经济损失承担侵权的民事责任。

    二审法院据此判定,华锐公司明知乔扬公司出租房屋的消防设备存在瑕疵却仍然租赁存在火灾隐患的房屋……上诉人的上诉理由不能成立。

不明原因火灾责任认定详解

本案被告代理人、北京市律师协会建设工程法律事务委员会委员王文杰律师告诉记者,由于火灾现场情况的复杂性,大部分能证明火灾起因和认定火灾责任的证据被烧毁等,在进行火灾原因调查时,存在众多难以查明火灾原因的情况。

王文杰律师认为,火灾事故责任应该首先找到起火原因和灾害成因,然后按照归责原则进行归责。比如,火灾是由违规用火引起的,属于一般侵权,那么就应适用一般过错责任原则来归责;如果是因为电气设备故障导致火灾,属于特殊侵权,那么应按照无过错原则归责。

本案应该从两个层面上认定过错,并根据过错确定赔偿主体。

第一个层面:是什么行为引发起火?责任主体是谁?消防机构给出的结论是起火原因不明。因此,责任主体不能确定。起火原因都不明确,怎么能归责于人呢?因此在该层面没有责任主体。

第二个层面,是什么行为导致火灾蔓延、扩大成灾,且该行为是与火灾蔓延、损失扩大存在直接因果关系的违反消防法律法规、消防技术强制性标准的行为。

不当行为引燃起火,因火势在时间和空间上失去控制才形成火灾。火灾发生后,华锐公司员工及时发现火情并及时报警,县消防队很快赶到现场进行扑救,但遗憾的是,车间内外均无消防栓和消防用水,由于是砖木结构的屋顶,所以很快燃烧成片,并坍塌导致地面上的机器、产品等财产全部烧毁。华锐公司认为,如果车间内外设置了消火栓并有足够的消防用水,大火就可能被及时控制,不会蔓延、扩大成灾;如果屋顶使用了符合耐火极限的材料,即使大火不能被及时控制,也可以在耐火极限内挺上一段时间,不会很快失去稳定性,为消防队的到来争取足够的时间。

从现有证据看,浙江乔扬实业有限公司存在违反消防法律法规、消防技术强制性标准的行为虽然不是引发起火的直接原因,但却是导致火灾的蔓延、扩大的间接原因。正是这些违法违规行为才导致了火灾的蔓延、扩大,给原被告均造成重大损失。因此,浙江乔扬实业有限公司应该承担赔偿责任。

记者查阅资料发现,大量的原因不明的火灾案例在责任认定上提出了新的要求。记者从福建省福州市苍山区人民法院获知的一个案例表明:

位于仓山区盖山镇新安村、中山村交界处曾发生了一场大火。其中新安村部分系被告黄某所有的的三兴边料场的露天堆场;原告电子公司位于中山村,钢混结构,过火面积880平方米,经济损失经评估为788488元。火灾事故起火部位是在被告黄某边料场处。火灾发生后,福州市仓山区公安消防大队对火灾现场作了调查并作出结论,对火灾责任认定为:“火灾原告不明,未处理责任人”。

原告电子公司认为,着火完全是黄某管理不慎导致,其有明显过错,要求黄某赔偿火灾损失。

被告黄某辩称,公安消防部门对火灾的结论是火灾原因不明,火灾原因不明意味着消防部门并没有认定火灾是其引起的。

法院判定,原告败诉。

该法院一位工作人员在点评上述案例时指出,当火灾原因不明时,火灾责任能否认定呢?这是当前火灾调查所面临的一个争议的话题,也可以说是一个难题。构成火灾事故的责任必须具备以下条件:一,必须是行为人违反了有关法律、法规、规章技术规范。二,必须是行为主观上存在过错。即故意或过失引起火灾。就此看来,既然消防部门认定此起火灾原因不明,也没有追究任何人对此起火灾负有责任,因此,被告不应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赔偿责任。

王文杰认为,在大量因为原因不明所引发的诉讼中,按侵权损害赔偿所要求的因果关系要件来看,消防部门认定起火原因不明,只能说原因不确定,不能据此推定出着火者有疏于管理和防范的过失;而且通常来说,当事人对消防部门的这种认定不会提出异议,在审判实践中即应尊重消防部门的这种认定。

接到二审判决书后,华锐公司仍然不服。

二审法院认定,厂房虽没有经过消防验收,且存在砖木结构屋顶、厂房内外没有设置消防栓等消防隐患,但华锐公司明知乔扬公司出租房屋的消防设备存在瑕疵却仍然租赁存在火灾隐患的房屋,主观上存在过错,应该承担赔偿责任。二审法院据此判决华锐公司向两公司承担赔偿责任。

王文杰律师认为,《消防法》明确规定:“依法应当进行消防验收的建设工程,未经消防验收或者消防验收不合格的,禁止投入使用”。以上规定是为建设方设定的法定义务,不会因为房屋的出租而免除了房屋所有人的义务。砖木结构屋顶、厂房内外没有设置消防栓属于基础设施存在的问题,承租方没有法定义务对其进行整改。因为承租方知道存在消防隐患就应该承担责任,而消防隐患的始作俑者出租方乔扬公司却因此而不承担责任,这样的认定严重违反法律规定,难以服人。这样的认定和判决,是让华锐公司为乔扬公司当了替罪羊。

华锐公司不服二审判决,已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并向浙江省高级人民检察院申请抗诉。

后记

王文杰律师是一位在建筑工程领域打拼多年的专业律师,曾经参与过多次国家级立法活动,提出过多份立法建议,代理过几十起建筑火灾事故索赔案件。

王文杰说:近几年来,央视大火案、衡阳大火案、克拉玛依大火案、上海静安区大火案、东北第一高楼大火案等系列火灾事故都给受害人造成了重大伤害。相关人员和单位自然会受到法律的制裁,但是,《消防法》只规定了行政责任和刑事责任,没有规定民事赔偿责任。如果不辅之以民法方面的救济和保护,烧毁的财产就得不到补偿,甚至很多人无家可归。《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草案》(专家建议稿)143条规定:“行为人由于过错造成火灾事故,导致他人人身或财产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火灾事故是由于缺陷产品、高度危险作业、环境污染、饲养动物所引起的,该产品的生产者及经营者、高度危险活动的实施者、排污者以及动物保有者应当承担侵权责任;造成火灾事故的情形符合本法关于适用过错推定责任的规定的,应当适用本法的相关规定。”但不知为什么这一条在人大表决时没有通过。面对每一起重大火灾事故,政府为和谐计,不得不为事故的责任者买单,这种拿纳税人的钱为事故责任者买单行为的合法性早已遭到社会各方面的强烈质疑。我认为,为了让受损的财产及时得以补偿,让受灾的民众有家可归,更为了维护社会的和谐与稳定,民事赔偿为必不可少。当火灾发生后,由于地方政府出于这样那样的考虑,甚至为了掩盖自己疏于监管、不作为行为导致火灾发生、蔓延、扩大的事实,往往不会让民事赔偿问题进入司法程序,这就使得我们在处理这方面的民事纠纷时司法经验的积累少之又少。这样的结果,导致司法机关处理此类案件时无法可依,增加了审判的盲目性和随意性。出于以上考虑,探讨火灾事故民事索赔案件与其他民事侵权案件的不同,并揭示火灾事故民事索赔的一般规律,或许能为此类案件提供一些有意的法律借鉴。

无论是从维护受害人合法权益角度出发,还是从维护社会稳定高度考虑,加强立法,制定火灾事故民事赔偿的法律规则都是迫在眉睫的头等大事。加深对这一问题的研究,必将对保护广大人民的生命、财产安全,保护国家的利益不受侵犯,以及丰富我国民法中的侵权责任理论,产生积极的意义。

分享到:

上一篇:仓山法院:火灾原因不明时火灾责任如何

下一篇:公安部消防局解读新消防法